<video id="dbvnd"><track id="dbvnd"><progress id="dbvnd"></progress></track></video>

    <video id="dbvnd"></video><progress id="dbvnd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nobr id="dbvnd"></nobr>

            <big id="dbvnd"></big>

            <span id="dbvnd"><progress id="dbvnd"><progress id="dbvnd"></progress></progress></span>


            文章內容

            “麒麟”興魯:魯土司家族清代中興的秘密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3-13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來源:蘭州晨報  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講述人:顧鴻亮,甘肅作家協會會員,甘肅黃河文化研究會會員永登縣政協文史委主任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魯土司衙門大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魯土司衙門牌坊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清代名將岳鐘琪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個600年傳承的家族,必定有諸多不為人知的故事,細究那些看似神秘的故事,往往能給人一種啟迪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蘭州永登魯土司家族,在明末時遭遇過一次重大挫折,結果他們卻在逆境中奮起,重振家聲,避開了“君子之澤五世而斬”的家族傳承現象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魯土司是明清時期甘肅境內比較大的土司體系。他們的祖先脫歡,在明洪武年間被安置在今天的永登連城地區,后脫歡的兒子被授予甘肅莊浪衛連城土司。此后,歷代土司居住在連城——魯土司衙門。魯土司一系共傳19世,22任土司,前后延續時間長達600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實際上,自宋代以來,甘肅境內安置了數十家土司,可是,真正能綿延不絕的,卻非常稀少。那么,魯土司為何能延續600年之久呢?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今天,就讓我們聆聽顧鴻亮講述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明末戰亂,魯土司家族,土司空缺十余年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說起魯土司,去過我們永登連城魯土司衙門參觀的人不少,知道魯土司的人更多,但真正能了解魯土司家族的人卻少之又少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今天,我講的這個故事,名叫“麒麟”興魯。啥叫麒麟興魯,這是我們永登民間總結出的一句話。這話,聽著挺神奇,實際上卻是兩個人,“麒”就是被乾隆帝贊為“三朝武臣巨擘”的岳鐘琪,“麟”就是比岳鐘琪小3歲的十二世魯土司魯華齡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明末動亂中,魯土司遭遇大劫難,第九世魯土司魯允昌死于亂兵。魯土司衙門數百年內積累的圖書財物及部屬,燼于兵燹,遭受大量損失。這是連城魯土司家族自明初安置在連城為土司之后遭受的最大劫難。一般家族遭受這樣的挫折,或許早就煙消云散了,可是,魯土司衙門管理的范圍比較廣大,且地處山高林密之地,給他們提供了比較大的緩沖余地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當時,第九世魯土司死了,后來的第十任土司魯宏也被亂兵抓走,押往河南?梢哉f,魯土司家族連土司職位的傳承都幾乎斷了。后來,人們在武昌一家店鋪內找到了魯宏。這時,距離明末大動亂過去七八年時間了?上敽暌呀浗穹俏舯,他是不是魯土司的繼承人,又引起了大家的懷疑。為分辨真偽,清政府還將他下獄,嚴刑拷打,直到三年后才得以“驗明正身”。等魯宏承襲指揮使,成為十世土司,已經是清順治十六年了,土司職位空懸了十多年之久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對于魯土司這樣一個曾經被朝廷重視的家族,這就是一種大衰落。歷代魯土司,往往通過軍前效力,或提供軍糧、或參與重大戰爭,來獲得高官厚祿,以此來提升整個家族在朝野中的關注度。因此,在封建社會,一個大家族三代人中,出不了優秀人物,那么就會發生“君子之澤五世而斬”的狀況,家族就會徹底沉寂下去,最終消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可以說,在順治后期到康熙初年魯土司家族仍一蹶不振。整個家族只能維持住基本運轉,而無法進行進一步的擴展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可是,就在這個危機關頭,魯土司又出了一位很厲害的母親,這人就是第十任土司魯宏的妻子汪氏。汪氏在魯宏死后,守家護印,并精心培育兒女,不幸的是他兒子魯帝臣,年僅十八歲就去世了,她又扶持養子魯帝心,最終襲任指揮使,并接掌土司職位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也正是這位有遠見卓識的母親,后來通過聯姻讓魯帝心娶了岳升龍的妹妹,而岳升龍之子就是一代名將岳鐘琪,魯帝心之子則是魯華齡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按照民間的說法,岳鐘琪的父親是魯華齡的舅舅,魯華齡的母親(生于康熙三年,即1664年,卒于康熙四十一年,即1702年)是岳鐘琪的姑姑,岳鐘琪和魯華齡是兩姑舅。就是這兩姑舅一對美“麒麟”,以他們杰出的軍事才能成就了魯土司的中興,也改寫了永登發展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說起岳鐘琪人們并不陌生,可是,岳鐘琪和魯土司家族的關系卻鮮為人知。魯土司家族是如何同岳鐘琪家聯上親戚的?這就要從康熙初年的吳三桂叛亂說起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永登長大的岳鐘琪,認識了一個好朋友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岳鐘琪的先祖是岳飛。明朝晚期,岳鐘琪的十七世祖岳仲武獲贈榮祿大夫爵位,于明萬歷間宦游甘肅,遂在蘭州定居。后來,岳鐘琪的祖父岳鎮邦,又向西發展,移居黃河以西的莊浪衛(今永登)。岳鐘琪的父親岳鎮邦則任永泰營千總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康熙十三年,吳三桂叛亂。不久后,控制平涼的王輔臣造反,岳升龍跟隨西寧總兵王進寶參加平定叛亂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蘭州是叛軍據守的重要據點,在攻城戰中,岳升龍率眾先登,被創,遷莊浪守備。岳升龍在任莊浪守備期間,攜家眷住于莊浪衛城署子街,也就在這時候,其妹妹嫁與十一世莊浪世襲土司指揮使魯帝心為妻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這樣,岳鐘琪家族就和魯土司家族拉上了關系。岳升龍等多次參加大戰,尤其是在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,岳升龍跟隨康熙帝遠征葛爾丹立下大功,被擢升為四川提督。后來,岳升龍“以母年逾九十,乞入四川籍”,舉家遷往四川金堂縣棲賢鄉松秀山(今岳公山)。不過,岳鐘琪祖父岳鎮邦卒于永登,葬于永登縣北武勝驛鎮大川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岳鐘琪就是在永登長大的。民間傳說,岳鐘琪小時候就很聰明,不僅喜歡讀書,一目十行,而且對行軍打仗也很喜歡,經常用石頭排兵布陣。據說,岳鐘琪經常到魯土司家去玩,同比他小三歲的表弟魯華齡經常切磋學問,比試武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康熙五十年(1711年),岳鐘琪作了四川松潘鎮中軍游擊,一代名將的軍旅生涯從此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岳鐘琪后來在青海、西藏、新疆等地,參與負責幾次大的戰役,都得到了魯華齡的大力支持,他們之間從而形成了相互扶持共同發展的形式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增撥魯家軍,參戰發威力,成就一個家族基石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魯帝心也是不凡的人物,他年紀輕輕就接掌了土司大印,為振興家族還自備軍糧,參加康熙皇帝征討葛爾丹的大戰。有一年,清軍途經大通河時,河水兇猛,大軍無法過河,魯帝心拿出白銀2000兩,在河上造浮橋一座,使清軍順利通過。1718年,魯帝心上疏乞休,讓魯華齡接任十二世土司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上陣父子兵,打虎親兄弟,每遇大戰,岳鐘琪總是舉薦魯華齡,或讓他負責后路糧餉運輸,或利用熟悉地方的優勢,給大軍帶路。兩姑舅配合起來,可謂是如虎添翼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此時,魯土司所屬的土兵,雖人數有限,但戰斗力和凝聚力不容小覷。有人戲稱,魯土司的土兵為“魯家軍”。魯家軍是當時的西北勁旅,《明史》稱贊他們“驍勇為敵所畏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魯華齡很有軍事才華,打仗也非常巧妙。在進攻永登棋子山的戰斗中,敵人躲進了駝那溝的鐵包城,這個城修建在地勢異常險要的地方。“魯家軍”包圍鐵包城?墒,敵人據險死守,他們攻了五天五夜,無可奈何。這時,只有另想辦法,魯華齡發現鐵包城在懸崖之上,可以攀懸崖直上,突破敵人防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于是,他挑選一隊精干士卒,在大通河邊編制木筏,乘著夜色悄悄過河,他們依靠藤蔓樹枝攀上懸崖從后面包圍,前后夾擊,將鐵包城攻克,殺傷不算,俘虜了60人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后來,督辦甘肅、青海兩地軍務政要的岳鐘琪受魯華齡的邀請衣錦還鄉,前往連城魯土司衙門探親,并在鄉人的盛情相邀下,欣然命筆為平番(今永登)縣城海德寺題寫匾額“護法堂”,落款為“邑人岳鐘琪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隨著屢次戰役的勝利,魯土司家業得到中興,勢力達到最為鼎盛。據清乾隆時記載,當時魯土司“駐扎平番縣城,分守連城,轄境內包括現在永登的連城、河橋、七山、通遠、紅城、龍泉寺、中堡和蘭州市紅古區窯街、紅古、河嘴以及天?h賽什斯等鄉鎮,蘭州市的西固區、甘肅省永靖、青海省民和、樂都的極少數地方,面積達萬余平方公里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一個家族的興旺,不僅取決于良好的家風,也取決于能否緊跟時代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文/圖 首席記者 王文元

            色啪青草视频在线